​今年春节档电影只能用命途多舛来形容,先是争夺排片,之后部分电影又争相提档引发院线工作人员抗议,接着疫情爆发集体撤档,最终2020年的春节档以0票房收关。全国观众在春节期间唯一能看到的新电影,只有原定于春节档上映的院线电影《囧妈》。

于是2020年1月25日(大年初一)0点以后,全国的“咸丰帝”都进入头条系平台(包括今日头条、西瓜视频、抖音火山版、抖音)及欢喜首映APP去看全网免费独播的《囧妈》,这一操作也迅速引发公众热议。

这部以反应迅速成名的《囧妈》,已经成为中国影史上截至目前最受关注的一部 “网络”电影。不过,在“请全国人民免费看电影”的背后,有观众叫好,就有从业人士愤怒。

 

01
首创
“线上电影发行”

 

疫情肆虐,没有娱乐活动的春节,让全国人民的内心空落落的。面对已成定局的春节档0票房,《囧妈》发行团队选择字节跳动首创线上电影发行,实现双向突围的同时,也温暖了在疫情中恐慌的人心。

 

春节档竞争下,《囧妈》率先情怀破局

 

细数庚子春节档电影,无论是拥有大IP优势的《唐人街探案3》,还是有热点优势的女排故事《夺冠》,或者爆款国漫封神电影宇宙的新片《姜子牙》,每一部都是竞争难度票房冠军的模样。

然而疫情爆发,春节档电影纷纷撤档宣布推迟上映,本来《囧妈》也不例外,提前宣布院线撤档,但旋即马上宣布将改为免费网播。在七部贺岁电影面前,《囧妈》走出了自己的创意,在得罪产业链和同行的情况下收割了一波观众的情怀,一举从贺岁片竞争的红海中脱颖而出,赢得广大新生代消费者的点赞。

 

抖音突围春节流量大战,涉足长视频

 

在春节期间,以阿里、快手、拼多多、百度、字节为主的互联网平台纷纷推出各式各样的红包玩法收割流量,快手甚至成为央视春晚独家合作伙伴发10亿红包。既然都是发红包,字节跳动把红包变成电影票,“花6亿请全国人民看电影”无疑性价比更高,也比集五福、分红包等玩法更博大众好感,毕竟各种操作抢下来的红包也买不起一张电影票呀。字节跳动不仅可以为旗下产品吸引一波新用户形成收割优势,也对企业口碑增益不少。

此外,短视频风口过后,字节跳动其实一直在谋划进军“长视频”,从一开始的15s小视频,到1分钟,再到点击播放完整版几分钟的视频,抖音不安于短视频的心已经昭然若揭,试水长视频模式只是时间早晚问题。而这次联手《囧妈》看似时事造就的巧合,却是字节跳动早已规划的一步,只是立足于今年的特殊情况,又兼具了慈善的性质,为布局长视频征程规避了不少阻碍。

 

02
《囧妈》引发多方抵制

 

与观众纷纷在社交媒体上宣称“欠导演徐峥一张电影票”的情况完全相反的是,《囧妈》这次线上免费观看,引发了电影行业的联合抵制。

当然抵制也都情有可原,院线作为电影产业的终端,本来收入主体就是电影票房的分成,争取具有票房潜力的作品是盈利的关键,前期宣传物料一般都是院线制作,也是具备票房潜力的作品影院越会增加投入分配人力物力,以期待更好的票房成绩。

全国影院为《囧妈》的上映投入了相当大的资源与费用,虽然其它春节档电影也都如此,但毕竟其它春节档电影还能盼来定档上映,付出的总会有所回报,但《囧妈》选择免费线上放映,就彻底与院线说了永别,花出去的钱自然打了水漂,《囧妈》给全国影院带来的损失加上疫情损失,真是雪上加霜。也难怪上海、浙江、南京等多地的电影从业人员联合发布声明,称出品方欢喜传媒则置他人利益于不顾,破坏行业基本规则。

 

《囧妈》的行为的确对不起产业链,但《囧妈》还是最对得起观众的春节档电影

 

随着“看电影”逐渐成为中国人的新年俗之一,每年在春节档看电影都成了中国人休闲和放松自己的习惯。尤其在疫情爆发人人宅在家无所事事的情况下,无论是“打发时间”,还是为了“精神麻痹”,看电影都是最好的选择之一,在这种情况下《囧妈》填补了大众的精神需求,给大家带来了温暖,这是观众所真正需要的。

我们不鼓励《囧妈》临时绕开院线率先在流媒体上释出的行为,因为这可能成为压死院线的最后一根稻草。但我们也感激《囧妈》,让我们的庚子年春节还能看到春节档电影。

 

03
视频平台与电影行业的博弈

 

随着互联网的产业延伸,视频平台和电影业的相遇早已不新鲜,互联网产业正在逐步渗透传统电影的各个产业链,颠覆或变革正在发生,无论是新平台,还是旧模式都在期待未来。

 

技术创新推动宣发平台的创新

 

伴随技术创新与移动终端的普及,互联网对传统电影产业的渗透与变革无处不在,例如电子票务系统,让购买电影票从线下转移到线上,便捷性、更实惠的人性化服务让消费者日益青睐。以去年春节档的《流浪地球》、《飞驰人生》等八部电影为例,几乎都能看到猫眼娱乐与阿里影业的参与,它们或是出品、发行方,或是互联网营销平台。电影市场繁荣的背后,是以猫眼娱乐、阿里影业为代表的互联网电影势力正在崛起。

而今年视频平台上映的《囧妈》,说明互联网势力已经从早期的票补、中后期的大数据宣发,涉足到了电影的上映与发行,整个电影产业链已经全面被互联网成功介入。

 

电影宣发以绕不开短视频平台

 

随着移动互联网社交的发展,短视频近几年声势浩荡,汇聚了巨大的流量。根据《2019年抖音数据报告》,截至2020年1月5日,抖音日活跃用户数已经突破4亿。高效、便捷触达年轻群体的短视频平台,已经成为继微信公众号、微博之外,当下电影宣发不可或缺的重要渠道之一。

根据《2018年抖音电影白皮书》的数据,2018年票房TOP50的电影中,就有41部在抖音上有官方运营。而2019年中,票房1亿元以上影片抖音官方账号的覆盖率高达到68%,比2018年高出33%。

 

——

电影《囧妈》采取线上放映虽然是特殊时期的特殊办法,但这一举措受消费者认同的成功背后,是互联网发展的成熟以及观众广泛的接受度所形成的,不失为一次非常时期的破局方法,成就了这场让大多数人获利的局面,这也会为许多后来者提供借鉴和思考。

 

本文章图片来自网络,仅作为推广示意图使用,如果涉及到版权,请与我司联系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本公司保留对宣传资料修改的权利。本网原创的作品,拒绝任何不保留版权的转载,如需转载请标注来源,否则承担相应的法律后果。